首页 男生 科幻灵异 Av君甸园

969、表露身份

旧日驭龙 风沙中 2866 2022-01-15 04:18

龙浮作为龙之国的都城,自然是严禁没有登记的具有强大破坏力的危险生物接近的。

而此时的地狱暗红龙,显然就属于这个范畴。

负责游曳在龙浮周围,拱卫龙浮领空安全的戍卫军对地狱暗红龙的接近,相应得极快。

很快,便有一支数十人规模的戍卫军驾驭一头头气息强悍的驭宠,朝着地狱暗红龙接近。

为首的数人,皆为驭使。

余下之人,也都是超冠大师行列。

尽管地狱暗红龙并未登记在册,自然也就没有被列入龙浮戍卫军自动放行的白名单驭宠行列。

可苏桓,却有着货真价实的培育师协会总会特级研究员的身份。

这个身份,哪怕在权贵、强者云集的传奇之城龙浮,也绝对算得上一号人物了。

远比寻常驭使的地位高得多。

哪怕老牌、顶尖驭使,大都在社会地位上,不及培育师协会总会的一名特级研究员。

培育师协会总会的特级研究员,通常都是由五星以上的培育大师担任的。

而五星培育大师,已经有资格角逐常务理事会常务理事的职务。

由此可见,一名特级研究员的身份之高。

在苏桓表示了自己的身份后。

这队戍卫军只是简单地对地狱暗红龙进行登记,便立马放行。

没多久,龙之国培育师协会总会大楼前的广场上。

地狱暗红龙十分魁梧雄壮,让人一看就挪不开眼睛的身影,振翅降落。

哪怕在以龙系驭宠为主的龙之国,赤红龙一族并不少见,可由赤红龙一族蜕变进化而来的暗红龙一族,数量就相对稀少得多了。

整个龙浮,或许也能找出一些暗红龙,但能将其培育到终极形态地狱暗红龙形态,并培育得如此优异的。

恐怕也找不出几头来了。

当地狱暗红龙降落广场时,顿时又培育师协会总会的驻守驭使迎了过来。

这名驻守驭使赫然是一位顶尖驭使,但资历肯定远超苏桓。

当他看到地狱暗红龙时,原本面无表情的神情,顿时出现了一丝起伏。

而当苏桓的身影从地狱暗红龙宽大的脊背上一跃而下时。

这名驻守驭使脸上的震惊更甚。

“林闻,好久不见。”这名常年驻守在培育师协会总会的驻守驭使,苏桓这个常年往返培育师协会总会的研究员,自然不会陌生。

而林闻,对面前这个最近在培育师协会总会堪称炙手可热的特级研究员,同样并不陌生。

将苏桓破格晋升为常务理事会常务理事的风声更是一直都没有消停过。

若是能够成为常务理事,那就代表着正式步入了培育师协会总会的决策层。

拥有了仅次于九位常务理事长的身份。

“苏,苏桓。”林闻愣了一下这才晃过神来,看向苏桓。

苏桓点了点头问道:“晋桐理事在总部吗?”

苏桓口中的晋桐,自然是常务理事晋伯。

也是当初特招苏桓加入培育师协会总会的常务理事,更是培育师协会总会的六星培育大师。

六星培育大师,那可是仅次于常务理事长那个层次的七星培育大师的培育大师。

已经算是屹立在培育师领域顶端的存在。

换句话说,整个培育师协会总会中,培育领域的地位比晋桐更高的培育师,恐怕已经不多。

哪怕尚未踏入驭王领域。

但光是培育师领域的造诣,就让晋桐拥有了不下于驭王的地位。

“晋理事在。”林闻闻言点了点头道。

“那就好,我先走一步了。”苏桓闻言,没有在和林闻攀谈,毕竟他这次来是有正事的。

苏桓跃过林闻,走进培育师协会大楼。

很快在晋桐的办公室内找到了头发花白的晋桐。

哪怕数年过去。

晋桐晋伯依然是数年前苏桓第一次见他时的模样,并没有变老的痕迹。

对于驭使接近驭王层次的驭师而言。

岁月和时间想要在他们身上留下点痕迹,已经不是易事。

至少数年时间,很难做到。

晋桐见苏桓的到来,也颇为诧异:“苏桓,你这个大忙人,竟然有空来我这个糟老头子这里,真是稀罕事啊。”

苏桓苦笑着道:“晋伯,你就别挖苦我了,我这次来找你,是来求你帮忙的。”

苏桓语气很客气。

晋桐摆了摆手,一脸认真道:“跟我还用不着说一个求字,这些年,你对协会的贡献,别说找我帮个忙,就算去找九位理事长帮忙,我想也不可能有人会拒绝你。”

“有什么事儿,直说吧,只要老头子我帮得上忙的,绝对不二话。”

晋桐对苏桓的感官一向极佳。

尤其是当年苏桓被破格招揽进培育师协会总会,担任高级研究员,更是晋桐一手促成的。

当初晋桐为了促成这件事,还顶着不小的压力。

不过,苏桓之后的表现,却让晋桐无比欣慰,甚至庆幸。

毫不夸张的说,苏桓一个人的研究成果,几乎就能顶得上一堆高级研究员。

短短几年间,从高级研究员被升格为特级研究员就是证明。

而晋桐这个一直给苏桓不小支持的“伯乐”,同样因此受益匪浅。

苏桓闻言,心头微微有些感激,直截了当地简短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原本,晋桐正端起一杯茶水慢慢抿了一口,准备听苏桓的述说。

可还没等苏桓说完,晋桐却噗地一声将口中的茶水一口喷了出来,一脸目瞪口呆道:“苏桓,你说你是缚龙街黑市的幕后老板?”

“老头子我不是耳聋听错?”

显然,哪怕活了上百岁,经历了无数大风大浪的晋桐,也被苏桓的话惊得不轻。

这就像一个资深的老前辈,看着某个上门拜访的十分欣赏的后辈,突然说他是某个大势力的领袖一样。

缚龙街黑市和缚龙街制药公司的名头,哪怕是晋桐,也如雷贯耳。

毕竟,缚龙街黑市经营的主药产业,各类秘药、魔药,很多同样也是培育师协会研究的驭宠培育领域的课题。

几乎缚龙街黑市发布每一款新药,都会在培育师协会总会中引发轩然大波。

只有对药剂领域最专业的培育师协会的培育师和研究员们,清楚这一款款药剂研制起来真正的难度和价值。

而此时,他十分看重的后辈,竟然说自己是这样一个势力的创始人和领袖。

如何让晋桐不吃惊。

苏桓眼神十分坚定的点了点头。

“是的,晋伯。”

“缚龙街制药公司就是我在两年多前一手创办的。”如今已经有驭王实力的苏桓决定不装了,摊牌了。

这次,想要以最快捷有效的方式解决缚龙街制药公司的危机,最好还是借势。

借助自己背后的培育师协会的势。

Ps:兄弟们,风沙最近胃有些不舒服,今天去医院看了看病,整了一天,晚上坐在电脑前码字有些累,竟然睡着了,只肝了一章,请一天假吧,明天补上吧。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